从一篇洗结下了不解之缘地文看我大天朝与大腐国结下的不解之缘

奥尔夫 2020-04-10126未知admin

  的姿态让人无比愤慨。于是有了这样一个段子:

  毕竟防疫不只是某个国家的事情,英国这是想干嘛?把自己培养成病据地,未来时不时向他国输出吗?

  也许英国或者觉得新冠也是种普世价值,比主义更普世。否则你怎么解释以下事实,美国竟然向叙利亚军苟且了!!!???

  老实说,每个国家能力有大有小,英国公共医疗资源严重不足,不得已采用保守的方法,大家应该理解。

  但是你必须尽力而为,做不到及时检测及时救治,那么取消公共活动,让群众呆在家里,减少病毒途径总可以了吧?偏不,英国决定躺倒不干了。

  更可笑的是,居然还有很多人出来给它洗地,姿势水平还不是一般的高。比方说,

  这个情节是不是很熟悉?我立马想到了这样的标题:

  第三十一回 鲍里斯智赚英国民,保守党巧施连环计

  这样洗地真是妥妥的中国民俗、中国智慧、中国风格。

  当然,这则洗地也有可能是高级黑。下面这则是确凿洗地无疑:

  嗯,“基本传染数”(R0),都用上数字和英文字母了,显得十分科学。问题是,本文作者实际上是这么理解问题的:

  嗯,“将欲弱之,必故强之;将欲废之,必故兴之;将欲取之,必故与之”,作者给大腐国洗地的方式十分黄老,妥妥的土味西医学既视感,怪不得叫土摩托!

  问题是这段评论居然有4000多个点赞,要不是中国民俗实在说不通!

  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也许作者是一位地缘学家呢?

  不,应该这么说,也许传染病学本质上就是一门地缘学或者国际关系学呢?

  按照作者的,我们应该先复活麻疹天花什么的,最好再把放出来,让它跟新冠相互制衡。目前新冠强大,我们应该先扶持,跟新冠对抗,等到强大了,再扶持新冠跟对抗……

  所以作者不仅是一名土味西医学家,还是一名土味地缘战略家!!!

  水平比出租车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大家不要笑。其实吧,英国传统,不,英国裸奔传统,还真有可能从头到脚散发出浓郁的中国乡土气息。

  言归正传,我们今天先欣赏一位大英帝国裸奔男。

  2015年,我国学者翻译过一本《的基因》的从头到尾都在八道的书。作者·汉南是一名英国失意,他虔诚地怀念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疾首地觉得,今天英国这副半死不活的状态全赖当年工党搞福利政策。

  汉南说道,当盎格鲁-撒克逊文明成为世界准则时:

  【英语国家却正相反的方向,朝着大明王朝—蒙古—奥斯曼帝国的道速奔:大一统,,高税率,结下了不解之缘以及国家控制。毫无疑问,他们正在他们的卓越。】

  总之,是英国撒克逊文明的创造,干预和高税率则是大明王朝之类亚洲文明的创造。

  会士把他们在东方的所见所闻,传回了欧洲。崇尚艺术的法兰西、奥地利、意大利贵族一看:中国人的品味比我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那还了得???

  尤其是素来以豪华著称的法兰西,一下子就迷上了高大上的中国文化。

  这股东方文化风潮至少在易十四执政前的半个世纪就已经开始,在易十五那里达到了,一直持续到法国大爆发。

  轿子、瓷器、丝绸、爆竹、名片之类中国的器物是当时高档沙龙必备的奢侈品。

  法国领主贵族不仅以喝茶为时尚,还十分喜欢把按照中国的风格修建园林。雕版印刷甚至影响了法国的绘画艺术。

  要知道,除了贵族出身以外,能不能傍上一个或者几个贵妇,可是担任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的先决条件啊。伏尔泰改变“赵氏孤儿”的故事,撰写戏剧《中国孤儿》,其实蛮迎兰西贵妇的东方想象的。

  所以风行法国贵妇圈子的东方情调,也成为了法国启蒙主义的情调。反过来也可以说,启蒙主义思想家在贵妇的沙龙里兜售东方情调,为东方情调在法国宫廷大彰其道,添砖加瓦。

  当然,奢靡的宫廷文化也引发了许多人的不满。

  古罗马史学家塔西佗在他的《日耳曼尼亚志》里,盛赞古日耳曼部落武德丰沛,以此罗马帝国的腐化。

  《日耳曼尼亚志》一下子引发了那些不满者的强烈共鸣。他们以此为依据,推动了日耳曼法研究的蓬勃发展。

  很显然,在他们看来,法国宫廷文化,连同宫廷文化鼓吹的,根本上腐化的。彻底了德性,让醉生梦死,费拉不堪。

  为了这一切,需要回到早期罗马国和古代日耳曼那里去。

  本来这是欧洲人的事情,最多也就涉及到罗马法和日耳曼法孰优孰劣的问题。可惜中国当时是的典范啊~

  于是,中国莫名其妙躺枪了。比如十分不满于法国宫廷腐化的孟德斯鸠,就把火气出在了中国头上,他在名著《论法的》中就认定中国人从来不讲信用,在中国是的。

  要知道,法语可是当时欧洲各大王室通行的高雅语言,法国宫廷文化可是当时欧洲时尚的风向标啊!就连隔得老远的沙俄都要跟在法国人后面,亦步亦趋,非如此则不能显示其文明,更何况别人呢?

  比如诺贝特·埃利亚斯在《文明的进程》中就这样评价法国宫廷里的流行观念:

  【在交往中,人们为不断进步的过程中的某个观点创造了一个固定的概念,即“文明”。……

  ……在这一概念中包含了那些向来使宫廷认为自己在等级上高于普通的、不开化的或人的思想,即关于“”或教养状况的思想、关于规矩及社交礼节的思想,关于美国人都必须顾及他人的思想以及关于许多与之相近的思想。】

  高雅的法国宫廷文化区分出了文明/的等级,更产生了启蒙主义文明进步的观念。对!你没看错,在法国宫廷,中国可是代表普世主义价值的文明国度哦。

  很不幸,粗鄙不堪的人没有法国那种优雅的宫廷文化。埃利亚斯说道:

  【在法国,市民阶层知识和中等阶层中出类拔萃的人物较早被宫廷的圈子所容纳。贵族用来炫耀自己的高贵地位、证明自己贵族出身的方法,在法国传统中并不是完全没有,但自从实行和巩固了“的君主”以来,这些东西就不再起决定性的作用,不再成为阶层之间严格的界线了。】

  于是我们看到,市民阶级知识没机会被宫廷贵妇,他们开始猛烈地法兰西宫廷普世主义。然后天朝再次躺枪……

  比如浪漫派的代表人物赫尔德一边鼓吹“每个民族、每种文化都平等地分有了的神性”,另一边转过头就地中国人:

  【他们用伪劣商品换取在他们看来最为可靠的东西:他们从商人那儿获得白银,而交给商人成千上万镑使人疲软无力的茶叶,从而使欧洲。】

  小前提:腐化的中国人把腐化的茶叶输送给了法兰西贵族。

  小前提:启蒙主义思想家是法兰西贵族养起来的。

  嗯,逻辑没毛病。赫尔德讲“所有民族文化平等”与他中国文化一样,都是为了反对法兰西普世主义。

  【中国以茶叶、大黄岁数百万济外夷之命,英夷乃以岁数千万竭中国之脂。】

  要是赫尔德看到这句话会作何感想?画面太美不。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然,关于普世主义中国文化的争论不仅限于附庸风雅的文艺情调和抽象晦涩的哲学理论,它广泛地波及到了对国家制度和政策层面。

  此人称法国的“重商主义之父”,为了尽可能地扩大国王的财富,他一方面大力发展制造业,鼓励手工业产品出口;另一方面农业,完全谷物出口,甚至国内各地区的谷物流通,以降低粮食成本。

  亚当·斯密后来科尔贝“农业”的政策:

  【就把这个国家的农业,压抑得不能依照自然趋势,按其肥沃土壤和极好气候所应有的发展程度而发展了。】

  因此,中国的农业制度一下子引发了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的兴趣。

  17年,米拉波侯爵出版了《农业哲学》一书。书里煞有介事地设计了一幅中国参加春季籍田大礼的插图。

  在启蒙主义思想家的下,1768年春,法国皇太子也拿起了一副小耕犁模型,装模作样地模仿起中国的籍田礼来。画家们立马把这个场景画了下来,广为传颂,法国宫廷诗人甚至还为此专门谱写诗,四处传唱。

  这惊动了神圣罗马帝国约瑟夫二世,约瑟夫陛下索性一不做休,在1769年真正操刀,当回农民耕了一把地。

  籍田礼影响之大,就连一贯痛骂中国的孟德斯鸠,也不得不在《论法的》里承认,那是一种“旨在鼓励耕作”的“优良习俗”,“不但如此,还年年根据禀报,将八品当年最出色的农夫。”

  其代表人物魁奈(Francois Quesnay,1694—1774)就是一名杰出的中国粉丝,以至于被其者冠以“欧洲的”雅。

  比如魁奈就曾积极敦促财政危机的法国波旁王朝赶紧“重申和强化维系中国几千年文明的农业传统”,并身体力行,试图“使中国重新受到法国知识和朝臣的青睐”。

  为了反驳那坨满嘴“”的日耳曼法棍,魁奈特意撰写了《的制度》一书。

  你孟德斯鸠不是说“中国人喜欢,不讲诚信”吗?

  今天我魁奈就告诉你,中国人在中国国内特别诚信,他们之所以会让欧洲人不可理解,乃是因为中国国内太繁荣了,“不假外夷货物以通有无”,压根儿懒得理欧洲人。

  【由于中国的国内商业相当繁荣,所以居民们很少花功夫去扩展国外市场,这样,当人们注意到他们对待外国所采取的态度时,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

  为什么魁奈一口咬定中国国内的商业要比欧洲发达得多呢?注意,

  因为相比于欧洲,中国是一个超低税率的国家。

  亚当·斯密曾这样概括当时欧洲时髦的重商主义:

  象富人一样,富足的国家往往被认为拥有很多货币。在任何国家,贮积金银被认为是致富的捷径。美洲发现后,有一个时期,西班牙人每到一个生疏的海岸,第一个要问的问题,就是近处有无金银发现。他们就根据这种情报,判定那个地方有没有殖民的价值,乃至有没有征服的价值。

  欧洲殖义者发了疯似的到处寻找黄金,某地有没有黄金构成了他们是否强占该地的基本理由。他们如此钟爱黄金不仅是为了购买奢侈品,更是为了贮存财富,以便在未来可能爆发的争夺战争中取得优势。就像斯密说的:

  每个这样的国家都必须尽力在和平时期积累金银,一旦需要,才会有财力进行对外战争。

  当然,黄金除了殖民扩张外,最好的办法就是实行贸易,扩大出口、进口。采取这种方针的不只有西班牙、葡萄牙、法国等国家,还有斯密所在的大。

  因此,苏格兰人亚当·斯密疾首地该死的英格兰人完全搞反了生产和消费的关系。按照常理,生产商品的目的是为了人的消费,但英国却不这么看:

  【但在重商主义下,消费者的利益,几乎都是为着生产者的利益而被了;这种主义似乎不把消费看作一切工商业的终极目的,而把生产看作工商业的终极目的。】

  所以,斯密指出,重商主义是生产者的哲学,而不是普通国民的哲学,而我亚当·斯密就要搞一个服务于普通国民的经济哲学。

  可以看出,把《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翻译成“国富论”是极其不靠谱的。

  幸运的是,中国人传统的经济思想恰恰与这相反。汉景帝有一道著名的诏令:

  【农,天下之本也。黄金、珠玉,饥不可食,寒不可衣,以为币用,不识其终始。间岁或不登,意为末者众,农民寡也。其令郡国务劝农桑,益种树,可得衣食物。(《汉书·景帝纪》) 】

  黄金珠宝饿了不能当饭吃,冷了不能当衣穿,只有农业才能真正生产人类必需品。

  魁奈说:你看你看,中国人就告诉我们,金银没有价值,金银的作用只是一般等价物,充当价值尺度而已。

  没错,“一般等价物”就是重农学派提出来的。生前对魁奈赞誉有加,在他的遗物中曾有密密麻麻写满批注的魁奈著作《经济表》。他曾在《1861—1863年手稿》中说道:

  【重农学派把关于剩余价值起源的研究从流通领域转到直接生产本身的领域,这样就为资本主义生产奠定了基础。】

  在重农学派看来,只有“生产阶级”,确切地说,只有土地所有者,才直接生产价值。

  国家应该只能在生产价值的环节征税,商业税、进口税等等流通环节的征税都是不对的。特朗普加征关税也是不对的。

  魁奈十分赞赏中国的赋税制度,结下了不解之缘因为在承平年代,中国只有土地税一样“正税”,所以法国也应该效法中国,把科尔贝搞出来的那坨苛捐杂税通通去掉。

  也难怪会把重农学派看作资产阶级贸易学说的了:

  【亚·斯密继承了重农学派的遗产。他的功绩,在这方面,不过是把抽象范畴固定下来,对重农学派所的差别采用了更稳定的名称。】

  可惜有意无意地忽略了,重农学派的观点是从中国人那里来的。

  从史实上看,休谟、斯密等苏格兰启蒙主义思想家确实纷纷拜访过魁奈,并从魁奈那里了解会士的中国。

  比如就有学者指出,斯密的“情操论”受到了孟子的。再比如有位叫L. Young的大哥曾经写过一本题为《市场之“道”(Tao):司马迁与看不见的手》。没错,杨大哥在书中一口咬定:

  斯密的自然秩序观念是从司马迁那里来的!!!

  好吧,不管斯密受了司马迁多大的影响,可以肯定,那位满嘴“盎格鲁-撒克逊传统”的汉南先生,压根儿不了解本民族的传统是什么。顺带说一无数痴男信女信以的《大》。

  13世纪《大》,然后就被扔到库里无人问津,反正也没人遵守。等到17世纪查理一世征税玩崩了,人们才一不小心扒出《大》来。一看,哟,还有这么一个玩意儿。就开始鼓吹什么英国传统。

  这下你就知道所谓“传统”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要是英格兰真有这个传统,亚当·斯密还写什么《国富论》?并且,斯密还是一个英格兰人的高地苏格兰人。

  事实早就证明,那个东西极其不靠谱,因为类似的东西欧洲都有,试问哪个部落首领、封建贵族喜欢皇权扩张?

  说英国主义来自于《大》的传统,还真不如说它来自于我天朝“皇权不下县”的传统!!!

原文标题:从一篇洗结下了不解之缘地文看我大天朝与大腐国结下的不解之缘 网址:http://www.dfwelding.com/a/aoerfu/2020/0410/167571.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巅峰早教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