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十节 庆典

东方爱婴 2020-04-10162未知admin

  更新时间:2019-05-14 20:44:08

  “今夏的时候,按照大帅的吩咐,参谋部制定了有关武装平叛,收复蒙古的计划,当时一直主张解决,没考虑到事态会到如此程度,因而这个草案还不是很全备。”张绍曾走到地图边,指点起来说,“叛军声势虽大,但总共不过万余人马,而且零零落落,在草原各地,惟有主力集结在库伦城。据可靠情报显示,库伦城有大约4000蒙军,还有800名哥萨克部队。蒙古地方广袤,人烟稀少,一个个打过来是不行的,关键还在于控制库伦,只要收复了库伦,基本可以代表收复了蒙古。其它即使还有蒙古兵马不肯服从,也是马匪一类,不足为惧。去库伦的道,主要有,一是正,从科布多经乌里雅苏台到库伦,二是东南方,从集宁、化德一线沿西北挺进,基本上沿着库张驿道可以直扑库伦,全部在土谢汗部范围内,三是正东方,从呼伦贝尔向西挺进,沿着克鲁伦河西进,穿过汗部也可以达到库伦。从这道来看,正途最远,而且我军在科布多附近没有兵马,不如以助攻为主,让大帅由新疆都督杨增新派兵收复科布多,然后向乌里雅苏台佯动,牵扯敌军注意力,东南面和正东面距离都差不多,而且行军相对方便,我由此两进军,对库伦实现钳型攻势……”

  “其实进军、收复库伦本来不是什么难事,无非是派遣骑兵,多准备些给养罢了,难就难在沙俄的上。对方伊尔库茨克军区在恰克图、乌丁斯克、赤塔等俄蒙边境地区驻有13万至15万俄军,如果全部南犯,我军可能抵挡不住……当然,敌人也可能在中东、一带做文章,无论在哪个方向,敌我兵力对比都是我方处以劣势。还有,我军对地形不熟,也算是一个缺憾。”

  “大帅,我们师在追剿的时候,我带领人马以剿匪为名,已经越境勘察了部分地形和道,参谋长说的,基本符合实际情况。”李春福站起来发言。

  “我骑二师也已越境勘察过,可以沿河进军。”马占山站起来发言,“眼下部队已经基本集结完毕,可以听候指令出发。”

  张绍曾一愣,这些怎么他都不知道?看见秦时竹朝他挤眉弄眼,他马上反应过来,原来秦时竹早就下了决心要打,开会无非是再思想罢了。

  总后勤部部长宁武此时也终于明白了秦时竹让他准备那些东西干嘛,感情大帅早就有这个打算了。

  “刚才参谋长的很有道理,不过我也要和大家说一个事实。”秦时竹站起来说,“敌方在俄蒙边境虽然布置了大量人马,但毕竟远离蒙古心脏,由那里到库伦,途遥远,交通不便,而且马上就要入冬了,敌军不太可能派遣如此众多的兵马南犯,我倒是担心中东和这一线。”

  “大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俺吴俊升守着,包管万无一失。”吴大舌头站起来拍,然后对马占山吼道,“你尽管放心去蒙古,你的地盘,老把叔给你守着,丢不了。”

  “大帅,我有个主张。虽然是从东南面和正东面两推进,但我们还是要确定主从关系。从道进军上看,东南面比正东面更利于推进,敌人可能会予以更多注意,我们不妨将计就计,”副参谋长张孝准站了起来,“我的意思,东南面兵马快速推进,吸引敌军注意力,但不要急于扑向库伦,能调动敌军兵马前来增援最好,此时,马师长的骑二师可以从东悄悄进军,直扑库伦,必然兵不血刃……那时,我们腹背夹攻,伪蒙兵马必然非死即降。”

  “好主意。”蒋方震站起来补充道,“这是战役层面的和虚实结合,我们在战略层面也可以做文章。肯定还是要和人交涉的,他们管他们的交涉,我们只管我们的进军,人不是想搞成既成事实嘛,咱们借着两国交涉的时节,拿下库伦,也给他来个既成事实……”

  “好!”大家齐声说好,此去蒙古,千里迢迢,没有半个多月,休想到库伦,有足够的时间让和方面扯皮。

  “大帅,只是这一,防御终究过于单薄,还是要增派兵马。”都督,陆军第14师周羽中将发言,“我提议,请焦济世将军率部队由洮南北上,做方面的预备队,的部队做二线梯队,随时增援。”

  “好好,那感情好。”夏海强去甘肃的时候,焦济世留守了,没捞到仗打,现在好歹也是一旅之长了,很想做出点成绩来。

  “这个意见很好,可行。我们重兵压境,敌人自然也不敢来袭扰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洮南还是要派部队。”秦时竹对陆尚荣说,“陆都督,要不将杜金德分离出来,重新编成一旅,番定为第34旅进驻洮南,12师的缺额,从其它后备部队中抽调。”

  “马福祥的骑兵11旅,也要配合东南的行动。”秦时竹对马鸿宾说,“有困难吗?”

  “军械方面,你不用担心,先从15师部骑枪1000杆,轻机枪10挺,200万发。”

  “是!”马鸿宾大喜过望,觉得叔叔当时的决策真英明,靠上了北疆国防军这棵大树,日子过得舒坦多了。

  “骑11旅和15师的骑兵团组成混编单位,作为东南面的后备队,服从李春福将军的指挥。”

  “这个消息,要求极端保密,不得风声。”秦时竹对众人说道,“具体作战方案,由参谋部制定,并直接下发各部队,大家回去都按照预案行动。”

  11月9日,北疆召开盛大的胜利纪念大会……

  沈阳市中心的广场上,人山人海,这是典礼的主会场,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大家争相一睹庆典的热闹,现场有数架摄影机,以庆典为主题拍摄电影。

  首先是揭幕仪式,为了纪念在辛亥中的英雄,经秦时竹提议,议会讨论通过,决定在沈阳市中心建立,并同时将场地平整,更名为广场。此事秦时竹有效法之意,但又没有那么高的比拟,毕竟辛亥并不等于全国的解放,而北疆也是一个地方罢了,从庄严和肃穆程度上来说级别还不够(等全国后在再建一座)。

  呈方形,建筑1200多平方米。分碑身、须弥座和台座三部分,总共高约25米。台座分两层,四周环绕汉白玉栏杆,均有台阶。下层座为海棠形,东西宽30。5米,南北长39。8米。上层座呈方形,台座上是大小两层须弥座。下层大须弥座束腰部三面镶嵌着三幅汉白玉大型浮雕,分别以为主题武装起义,山海关大战和踊跃支前为主题,还有一面,镌刻着在此次中的近3000名烈士的名字。上层小须弥座四周镌刻有以牡丹、荷花、菊花、垂幔等组成的四个花环。

  两层须弥座承托着高大的碑身。碑身是一块高12米、宽2。3米、厚0。8米、重达40多的大石。碑身正面(北面)镌刻秦时竹题词“英雄永垂不朽”八个鎏金大字,背面是秦时竹起草、议会讨论通过的祭文,碑身两侧装饰着用五星、松柏和旗帜组成的浮雕花环,象征英雄的伟大。整座用6000多块花岗石和汉白玉砌成,肃穆庄严,雄伟壮观。

  上午八时,庆典正式开始,随着红绸布的移开,整个显露在大家眼前,所有人都对此行注目礼,军人行军礼。在前,秦时竹通过,朗读了祭文:“……夫天下大势,浩浩汤汤……肇始,众先烈抛头颅洒热血,以去除一人,成我中华……为争取中华、、平等之英雄永垂不朽!”

  读完祭文后,在秦时竹的率领下,全场群众对地鞠了三个躬,并默哀一分钟,追忆逝去之英烈……

  九时,秦时竹在了表彰令,对以来涌现出的10位杰出人物,授予英雄称……由于这一年主要是斗争为主,因此在名额上向军队倾斜。军队有六位代表获得此光荣称,吴俊升作为高级军官代表、钟作为中级军官代表、佟麟阁作为初级军官代表、还有三位士兵,一位李宝式,在前清时属于陆尚荣手下的突击队队员,乘坐飞艇突袭谘议局大楼,首先发难,打响了东北武装起义的第一枪,代表秦时竹和陆尚荣两人马;一位关之虞,新军士兵,蓝天蔚手下,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死守阵地,身负重伤,后侥幸生还,但已高度残废,代表开始后参加的其它各军队;一位包国是,学生军出身,东北爆发后,千里迢迢从南方前来投奔,跟随陆尚荣入京平叛,一人手执,抓获13个正在劫掠的北洋士兵,代表后新入伍之军人。

  还有四人是代表,但也或多或少与战争有关。一位林国荣,医院外科医生,兼任党医院支部,在战争中作为军医上前线,为给伤员动手术,连续三天三夜没休息,昏倒在阵地上,醒来后继续工作;

  一位吴晴岚,商人出身,在中踊跃支持军,购买大量公债,公平买卖,了经济秩序,在得知军急需白布(山地战伏击毅军时用)而购遍商店还不够时,毅然将自己家里正在办丧事的白布全部捐献给军;

  一位是孙富贵(老孙头),沈阳兵工厂工人,在军急需之际,带领大伙夜以继日地生产并且任何加班工资,手艺精湛,胜利后带出了24位熟练技工;

  最后一位是程维泽,《日报》记者,冒着枪林弹雨深入战地采访,及时发回第一手报告,鼓舞了、士气……

  随着司仪点名,被点到者依次上台,秦时竹一个个给他们颁发了二等嘉禾章(此种嘉事先已呈报袁世凯同意),然后给他们依次配戴上“胜利”纪念章、“英雄”纪念章,并逐一握手表示祝贺。众人激动万分,穿着整齐的礼服,挂着闪闪的勋章合影,相机如实记录了这一刻的历史。掌声一片,群众给予了热烈的祝贺。

  上午十时,阅兵式拉开帷幕。秦时竹等一干北疆要人端,北疆国防军参谋总长兼阅兵式总指挥张绍曾中将骑着高头大马前来汇报。

  先,然后张绍曾大声报告:“报告总司令,阅兵式准备完毕,请求开始!”

  “开始!”秦时竹回礼后,大阅兵开始了,此次是先分列式,再进行阅兵……

  走在阅兵队列最前面的,是礼仪队,由礼仪兵抬着三面巨大的旗帜(每一面八人),最前面是中华的五色旗,居中的是代表陆军的20星旗,殿后的是代表海军的满地红红(在这样的场合,党的党旗是不适宜拿出来的)……

  其次是军乐队,他们吹着嘹亮的北疆国防军军,踩着鼓点,通过台,为大典全程伴奏的音乐是国防军进行曲,由留声机通过播放,但的音乐其实还是军乐队吹奏出来的……

  接下来通过台的就有点让大家瞠目结舌了,原来是一群半大的娃娃。他们是北疆各省童子军代表方阵,自秦时竹大力提倡军国民教育后,北疆各省便从小学开始设立了军训制度,小学设立童子军,培养学生良好的纪律和军事意识。国防军的士兵后,有些到小学担任了体育老师,负责孩子们的活动课,同时也兼任童子军的教官。童子军并没有多少军事,无非是列队、走等基本军人仪表教育一下。

  执掌童子军军旗的学生走在最前面,在他身后是身着专门服装的各校童子军代表,全部是各地的优秀学生,里面还有为数寥寥,但令人眼前一亮的女童子军。据说秦时竹的孩子秦振华也在里面(可不是靠父亲的关系),秦时竹瞪大了眼睛搜索,希望能找到儿子,出席这种阅兵式,是对一个孩子的和肯定,对于儿子的进步,秦时竹喜在心头。一张张面孔虽然稚气,但显得那么坚毅、,这是北疆的未来,中国的未来……

  看过童子军方阵后,学生军方阵就多少显示出了威武之气。凡是中等以上学校学生都将参加学生军队伍,特别是高等学堂学生,每年都要参加一个月的军营实践,培养爱国武风气,中华民族自从战争以来,一直孱弱不堪,血性在一次次地战败中殆尽,重新提倡尚武风气,并非是穷兵黩武或军国主义,相反,是对民族的振奋和整个面貌的革新。

  接下来两个方阵是属于系统的,前面一个代表普通的、,他们身穿黑色的,手持锃亮的,抖擞地通过台,他们是维持治安的基础力量;后面一个方阵,代表着是巡警和特警,特警是北疆方面的秘密,直辖于内务委员会,大多数人都不清楚,但所有人都对巡警印象深刻,特别是沈阳的老百姓。在其它大城市,巡警要么步行,要么骑马,要么骑自行车,惟独在沈阳,巡警拥有轮式装甲车(全部是部队替换下来的,很多参加了山海关之战)。24辆装甲车形成一个四横纵六的方阵,整整齐齐地通过,装甲车的顶窗打开,车长向行军礼。经过实战证明,轮式装甲车其越野性能不适宜用于复杂地形,但在有良好道条件的地方,比如城市,却是极大的威慑力量,1912的中国,轮式装甲车巷战无敌手!

  宪兵同样穿着黑色的,但是明眼人一眼就可以把他们和区别开来。是戴,而宪兵戴着国防军钢盔(M56式),在他们左手袖子的中部,用银线予以了镶边,包围着一个宪兵标识符,整个标识符呈,特别明显瞩目。宪兵直属于国防军大本营,归总部主任管辖(总部还负责军内监察官和军事法庭的管理),负责纠察军人风纪和处理与军人有关的事务,在执勤时,宪兵一般都骑自行车,佩带毛瑟,也被称为银轮部队。

  接下来的方阵是军事院校集团,包括国防高专、高专和船舶高专,这是北疆国防军培养军事人才的摇篮,不管你入校前是什么军衔,一旦成为学院生,就要佩带标志性质的军衔。他们打着总队的旗帜,由总队王云山准将亲自执掌,雄赳赳气昂昂地通过台。

  为了加速培养合格的军官,经过研究讨论,国防高专分成速成班、短训班和标准班三种培训模式,加入速成班的一般是已经在军队里服役,并担任军务,有比较丰富的战场经历和带兵经验,为了加强素质,特意抽调上来培训的军官,以半年为期;短训班的一般是那些前清时期在各地就读军事院校的学生(如陆军中学堂、小学堂、船舶学堂等),这些大部分都是爆发后各地前来投奔北疆国防军的学生军,他们有良好的基础水平,但没有真正参加过军队,故而需经历一年的培养;标准班培养时间最长,达到了3年(若是炮兵、无线电、维修、辎重、装甲、等专业兵种则要再延期一年),他们全部是通过了军校招生考试的知识青年,有一定的文化底子,但没有系统的接受过军事训练和军事教育,更谈不上有实际经验,这些人构成了三大军事院校的主体部分,按照计划,他们在中期考核时(一般为一年半,专业兵种为两年)要下基层部队进行为期一年的实习,佩带准尉军衔,让他们在实践中学习,在学习中实践,因此,他们实际上的学习时间是4年(或5年),毕业后,授予少尉军衔,特别优异的授予中尉(专业兵种一般都授予中尉)军衔。

  十点三十分,北疆国防军的核心力量――步、骑兵方阵出动了,整整23个子方阵(7个步兵师,一13个步兵旅,2个骑兵师,1个骑兵旅),每个子方阵代表着一支部队。子方阵前面是军旗手,执掌代表各部队的军旗。按照,每个部队可以拥有三面实质意义上的军旗,一面是驻地军旗,在部队留守驻地使用,一般总是在旗杆上,每天升旗仪式;第二面是野外军旗,供部队演习、作战、行军时候使用;第三面是后备军旗,全部陈列在大本营,只要该部队还有一个人能到大本营举起象征本部队的军旗,该部队番予以保留,可以得到重建机会。

  在执旗手两边,是护旗手,他们腰胯指挥刀,行军礼,后面跟随着各部队接受检阅的士兵们。他们穿着北疆国防军标志性的原野灰军服(若是寒冬,则穿著名的北疆长大衣),头戴钢盔,腰部扎着牛皮武装带,足下蹬着高筒皮靴(这身装束再加军饷、个人消耗一年要花6500万),肩背沈阳式(毛瑟98K),刺刀在阳光的下闪闪发亮……当通过台时,他们迅速拉开前后间距,由齐步走改为正步走,同时将肩扛的迅速地转为行军队列,枪尖呈45度直刺前方,动作整齐划一,博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骑兵队伍通过时,一律高举马刀,行撇刀礼。

  看台上的教官团团长威廉上校坐在秦时竹后面,他悄声说:“请允许我祝贺巡阅使,贵军有如此精锐之师,他日前途不可,套用中国人的话说,巡阅使必成霸业……”

  “谢谢上校先生的夸,这里有教官团,尤其是教官团的一份功劳。”威廉还有一个身份是秦时竹的军事顾问(六大顾问之一,还有是行政顾问唐绍仪,文化顾问章太炎,技术顾问,教育顾问小川敬次,法务顾问陆奥田畴,后面两个日本顾问是时期就答应聘请的)

  “我于前日收到敝国皇上的嘉令,对我的工作表示赞许,他希望继续保持密切的合作,使贵队有朝一日能成为远东第一精锐之师……”八国联军攻陷后,联军统帅对进出城门的中国男子进行体检,经过统计得知,按照德队的身体标准,接受体检的100名中国男子有93人符合标准,考虑到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这种战争潜力简直令人不敢想像……之所以不敢瓜分中国,也与这个心态有很大关系。

  “威廉上校,贵国也打电报给我了,还特意送了我一瓶名贵的葡萄酒,我想您在不久的将来就有口福了……”秦时竹故意说,“这只是我对您的私人宴请,不要传出去哦,不然只怕不够分的。”

  最后四个方阵代表着国防军的精华部分,第一是火炮方阵(展示了实力的三分之一),步骑兵各部队其实也拥有火炮,但诸如迫击炮、步兵炮等不太好展示,秦时竹予以了放弃,只展示总队的炮兵分队,尤其是重炮兵分队。整个炮兵方阵由32辆牵引汽车(全部进口,2。6万一辆)组成,前面24门是105MM口径榴弹炮(由北疆自己制造,在08/09系列的基础上改进,仿造德式leFH16型,20倍口径,总重量1。2,有效射程米),后面8门是150MM重型榴弹炮(从克虏伯购得,14倍口径,总重量2。2,有效射程8500米,单门售价3。5万元),炮兵们全部在牵引车的车厢里站得整整齐齐,向台方向行军礼。

  第二方阵是战车方阵,一共16辆牛式战车(一半实力),排成四横四纵的方阵徐徐通过台。众所周知,早期战车技术很不完善,改成履带式后可靠性低,很容易趴窝。秦时竹在观看的时候,心一直是提着的,生怕出事故,当场难堪。谢天谢地,所有的战车都在一片青烟中,安然通过了台。这次阅兵,事先在战车队里没有预先制定,只是强调到时候谁的车况好,队列保持的整齐让谁上。小伙子们谁不想去露露脸啊,都对坐骑下了大力气保养,尤其又以苏名圣所在的车组最为巴结。当天晚上,小伙子居然在战车旁边过夜,一想起什么来,马上检查一通,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确保战车安然无恙,以纵一横一的取得阅兵资格(最接近台)。由于小伙子劳苦功高,车组一致推选他钻出顶盖,以姿势接受检阅、通过广场。

  最后两个是空中方阵,前一个是飞艇,这是北疆的招牌部队,不但、日本正在起劲的研究、制造,其它都在下大力气。飞艇方阵分前后三列,每列大、中、小各一艘,构成九宫形状,从空中缓缓飘过,当日天公作美,风力很小,使飞艇得以保持整齐的队形。(子做梦也想不到,其实飞艇主力部队已经赶赴前线,准备杀入蒙古了)

  跟随着飞艇部队的,是飞机,虽然只有15架飞机(没有展示全部实力),但举头望去,觉得是黑压压的一片,有些没见过世面,在下面大呼小叫,让人很是笑话了一番。北疆的事业,界领域内是领先的,所生产和设计的飞机都是世界一流的。在这个时代,只有秦时竹这种未来人,才明白飞机对于战争的意义……

  大阅兵的部分,是秦时竹乘坐专门准备的梅塞德斯敞篷汽车对各方阵进行检阅……

  车上的秦时竹穿着那身上将军服,佩带着闪闪的勋一位勋章(儿子虽然调皮,但总算没有弄丢),车子缓缓地开,秦时竹一检阅,部队官兵个个英姿勃发,抖擞。

  从细节来讲,从一支部队的面貌上可以看出该部队的战斗力,若是纪律严明、整齐划一,战斗力肯定不弱。当然,走队列,搞阅兵也有一定的作秀成分,并不是说列队走的漂亮,阅兵式搞得隆重就能证明军队的战斗力,真要这么简单,部队就不用作战训练,天天走队列好了。单纯从队列角度考虑,日本人肯定走得比美国人像样,但在国防力上,两者存在质的差别。这种作秀很大一部分是心理作用,对外国有作用,对本国百姓有安慰作用(看着强大的军队,老百姓才肯掏出钱来充当军费)。秦时竹边想边检阅各个部队,他站在车上行军礼,大声说道:“弟兄们好!”

  检阅车一开,一都是这样的回答。声音嘹亮,整齐划一,这种风貌,给在场观看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无一不感觉国防军的强大,无一不感觉自己的安全,这种安全感是自从甲午以来已经了的,的自信心在一点点恢复,他们相信,有这样的部队,再也不会回到过去那种的岁月了……

  阅兵毕,整个庆典划上了的句。这种印象,深深地刻在驻沈阳的、各事教官团和陆军部观摩官员脑海里了。中国的历史,有些不一样了……

  晚上,秦时竹出席了国防高专短训班结业典礼,北疆国防军各几乎倾巢出动。首期短训班的一共472人,来自各个部队。

  “下面北疆国防军大本营元年第149命令,鉴于总队规模日益增大(已经突破9000人),原有编制不敷使用,特升格为师一级编制……在总队建设过程中,各主要军官,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特予嘉……擢总队队长王云山准将为少将,擢副总队长彭家珍上校为准将……”

  “……第150命令,为理顺关系,从即日起,总司令卫队、各警卫队脱离总队编制,单独组建大本营卫队,团级编制,直辖于国防军总司令……”

  “……第151命令,国防高专首期短训班学期已满,经过考核,472人成绩合格(淘汰了近20人),特准予结业,各自擢升军衔一级……从明日起,依照国防军总参谋部派遣指令,到各部队报到……”

  为了整合部队,杜绝任何有可能的山头主义,秦时竹对于合格军官的派遣煞费苦心,一律脱离原来的隶属关系,由总参谋部统筹安排到各个部队(原则上不安排回原来的部队),第短训班的名单也已经落实,一共769人,11月18日开学,预定明年5月30日毕业(前日破格提拔的卫队长叶身怀也在这批名单里,按照秦时竹的逻辑,纵然已经破格,你还是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对于秦时竹的这个主意,得到了军内四总部的一致赞同,大家都认为,那种封建气味浓重,长官视部队为个人私产的北洋必须避免,军队要国家化,首先必须北疆化,后勤是一个妙招,现在这种派遣法又是另外一个妙招,不出几年,肯定可以将整个国防军融为一体。秦时竹也深知,现在部队少,部队主官不是(如马占山、郭松龄、李春福等人)就是兄弟(如陆尚荣、夏海强、周羽),或是关系极铁的哥们(如吴俊升、蓝天蔚等人),整合比较容易,只要形成了有效的制度和习惯,将来再要闹山头基本是不可能的。当然,真正全国,实现军队国家化,还要进行新一轮的削山头运动……

  “……第52命令,授予佟麟阁等六位优秀称,通报全军予以表彰,并颁发证书、学金以资鼓励,希望各位再接再厉,在新的岗位上为国家和做出贡献……”

  这份优秀学金人称“六都督学金”,由六位都督发起成立,专门用来表彰短训班的优秀。其它常规性的学金还有“巡阅使学金”、“国防军学金”、“四总部学金”等……

  在一片掌声中,佟麟阁等六位站起来领,佟麟阁早上获得了“英雄”称,晚上又获得优秀称,军衔还提了一级(变成上尉连长了),甭提多高兴了。

  秦时竹站起身来,按道理这份学金应该是由他来颁。但他却说:“下面,我请我们的英雄,都督、陆军第13师师长吴俊升将军给各位优秀颁……吴将军在初起之时,率部队和马占山将军一起,兵不血刃地占领了,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后来,又率领部队平定危害多年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多时、一直未落网的北满巨匪,称‘满洲阿菊’也于日前死于吴将军的马刀下,为老百姓除去了一大……我希望大家都能像吴将军学习,做一个的英雄!”

  吴大舌头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涨红了脸,舌头也更加不好使了:“弟……弟兄们,我……我吴……俊升不……不是什么大……大英雄,要……要说大……大英雄,全中……中国,只……只有我们大……大帅。我……我们要做大……大帅的拳头,大……大帅说打哪,我们就……就打哪……”经过吴大舌头一鼓劲,的掌声更加热烈……

  粗人一讲义气,二讲面子,吴俊升就是这样的人,秦时竹最会判断、拉拢,让其服服帖帖……

  比如吴俊升看中秦时竹的飞艇,喜欢的不得了,张口向他索要,秦时竹二话没说,立马就派了一艘中给他,还配备了精干的人员,把吴俊升乐得是整天合不拢嘴,按吴俊升的话说,那是义气……

  这次评英雄,从实质上来说,吴俊升参加本来有些被动,如果要评,还不如蓝天蔚或周羽更加来得合格,但经过秦时竹这么一鼓噪,吴俊升就变成了光复的大英雄,元勋,那句青史留名的话,一直让吴俊升记在脑海里,粗人没文化不假,但他也知道青史留名的好处,这是面子……

  这种团结,无论是从还是从短期来看,都是必要的。因此,秦时竹将颁发学金这种典礼性的仪式让他去做,吴俊升既然好面子,做这个自然是感到无上光荣……粗人嘛……

  入夜时分,马占山、孙烈臣、李春福和马鸿宾都已经急匆匆地赶回去准备作战了,其余各部长官,或是领到了自己的任务,或是还在和总参谋部讨论具体的筹划。北方大战在即,首当其冲,秦时竹特意将吴俊升留了下来。

  “大哥,这一次任务不轻,你有什么打算?”

  “请大帅放心,有我在,子一个也休想进来。”吴俊升拍胸脯。

  “可是对方部队众多,又占据着先发制人的优势,我有点担心大哥吃不住劲。”秦时竹告诉吴俊升,“为了增强的防御力量,我已经让参谋部布置了。另外,我还打算给你加派一些力量。”

  “什么?”吴俊升两眼放光,又有什么好东西?

  “我从11师和21旅里面,各抽调了一个炮兵营,共配备37MM步兵炮16门,82MM迫击炮12门和75MM野炮8门,连同人员一并让大哥带去。”秦时竹说,“别人可是心疼了半天。”

  “好,好,那感情好,有他们做帮手,你更可以放心啦。”吴俊升一听喜出望外。

  “还有,明天大哥动身的时候,再去兵工厂领马克沁重机枪15挺,轻机枪30挺,弹药什么的可以让方面提供。”秦时竹交待他,“马上就要入冬了,部队在野外作战不易,我军就着重守城,可以放手让对方来攻。天寒地冻的,方始终吃亏,我们就防御好了。北面,都是的森林、丘陵,基本无碍,但是中东沿线务必小心……”

  “是,我一定按大帅的吩咐去做。”听到还有机枪增援,吴俊升简直乐开了怀。

  “小县城、村庄丢几个不要紧,咱们有办法收复回来,但是,满洲里、呼伦贝尔、龙江等要害城市,一个也不能给子夺了去,就是打到最后一个人也要守住,我会给你派援军的。”这几个城市,都具有重要的战略和意义,他们要是陷落,对军心和士气都是重大打击。

  “是!人在阵地在。”吴俊升的豪气上来了,“我这100多斤,就交待给他们了,看他们能把我怎么着?”

  “还有,打仗的时候别冲在最前面,大哥现在也是中将,属于高级军官了,的军事全靠着大哥主持大局,可千万可别出什么事……”

  “哪能呢?子的枪法有这么准?……”吴俊升嘿嘿一笑,“大帅,您放心吧,咱们这回就好好躲在屋子里和他们打,看这帮小兔崽子有什么能耐?”

  东北的决心已经定了,一场平定叛乱,收复失地的战争即将拉开帷幕,北疆国防军面临着他们成立以来的第一个重大……

原文标题: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十节 庆典 网址:http://www.dfwelding.com/a/dongfangaiying/2020/0410/167612.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巅峰早教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