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三种颜色」公司背景及其生意经

红黄蓝 2018-11-15213未知admin

  近日,相信各位已经知道看了很多关于红黄蓝幼儿园涉嫌 “ 虐童 ” 甚至疑似 “ 性侵 ” 的事件。

  其中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源头,有 30 个股东,29 家对外投资公司,投资的公司几乎都是各地的红黄蓝分支机构。

  按照抓取的公示信息,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名为史燕来,但实际控制人名为周海英。

  不过有一件事比较蹊跷,周海英名下只有一家公司,就是北京这家,但史燕来名下却有 22 家公司。

  同时史燕来名下公司为红黄蓝在各地分公司,所以周海英这个疑似实际控制人是个壳?真正的大佬是史燕来?

  红黄蓝今年 9 月末在纳斯达克 IPO 敲钟上市,上市公司必然有招股书之类,招股书披露信息会真实点,去搜搜没准有新发现。

  第一个就是,点进去看,名字叫 “ 上达资本 ”,是个香港企业,相关信息很少,只能看到官网上的一些信息,但是强的一匹。。。

  文件里第二大和第三大股东分别是红黄蓝幼儿园的创始人曹志明和史燕来,感觉抛头露脸干脏活累活的应该是这俩人,上达资本是金主。

  而这第四大股东就有意思了,名字叫 TRUMP CREATION LIMITED,跟美国总统川普一个名。。。

  翻译成现在国内通用的人话,大概意思是 “ 代注册公司,,代缴税务 ” 这类的活,似乎是一个帮忙红黄蓝上市的公司。(这里笔者并不是特别懂,毕竟不是专业,有懂的小伙伴可以下面评论留言)

  这个 Hagerty,是美国的一家保险公司,是美国最大的收藏车(collector cars)保险机构。

  可能各位差友对纪源资本也不熟,他们家一共投资了 155 家公司,包括阿里巴巴,Airbnb,滴滴出行,UC,WPS,51信用卡,世纪互联,优酷土豆,去哪网,小红书等等你耳熟能详的公司。。。

  说完幕后资本,咱们在回到幼儿园本身上面,这个幼儿园一开始是有现在的第二大和第三大股东曹志明与史燕来成立。

  然后笔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那就是在招股书中,红黄蓝的加盟幼儿园数量近三年间暴涨,而直营幼儿园涨幅很小。

  于是,红黄蓝虽然在迅猛发展,但成本占营收的比例从 14 年的 91.4% 直降到现在的 79.7%。

  由于涉及到了未成年人,具体案件信息按照法律是不能公开的,但案件号是吉字头,我们可以通过新闻找到这件事。

  这次北京这个,应该是第三次了,而且这还是明面上起诉的,有没有一些家长和孩子选择了忍气吞声呢?

  总有人说中国将在新生的下一代手里没落,其实感觉中国会没落在这种重利不重教育的幼儿教育机构里。。。

  无论这次事件的调查结果什么样,希望坏人能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不是草草了事,因为这是关乎下一代的事!

  红黄蓝的创始人史燕来的学历有点儿蹊跷,在2017年4月北大校友会对她做的一期专访中,史燕来称自己是北京大学2000级马克思主义学院思想政治及教育专业的本科生。但在其公开的履历却显示,她早在1996年就与曹赤民一起合伙开了一家翻斗乐儿童城,1998年出儿子出生,半年后创办了红黄蓝亲子园。

  尽管学历来源不明,但北大是教育领域创业的大本营,确实不争的事实。新东方的俞敏洪和学而思的张邦鑫,均在北大有求学经历,两者目前是中国最大的教育类上市公司,市值都在140亿美金左右。据统计,全国教育集团排行榜前100强的创始人,接近三分之一来自北大。

  史燕来在创业早期也获得了北大校友的帮助,在北大做过老师的徐小平,是红黄蓝早期的天使投资人之一,并一度担任公司董事。在上个月底(2017年10月),北大为庆祝120周年校庆,推出了“120年120人”沙龙活动,史燕来还作为第27期演讲嘉宾,上台分享学期教育的创业经历。

  跟俞敏洪和张邦鑫的百亿美金生意相比,红黄蓝所在的幼教行业只能算“小而美”。在史燕来和曹赤民合伙开翻斗城那会儿,私人办幼儿园还有严格的限制。到了1997年,国务院发布了《社会力量办学条例》,首次明确了国家鼓励社会力量办学的态度。趁着这股东风,红黄蓝亲子园在1998年开张了。

  接下来的十年,中国的幼教行业开启了“黄金十年”,全国民办幼儿园的数量占比从1997年的13%提升到了2007年的60%。红黄蓝在办了几年亲子园之后,在2003年成立了首家幼儿园,2004年就开始承担“十五”教育科学规划项目,之后开始全国扩张之路,并先后完成了Hagerty和GGV Capital的A轮B轮融资。

  但在2015年之前,红黄蓝从事的幼教行业还没有被充分重视,之后两项政策的变更,将这个行业推上了资本涌入的“风口”。

  2015年10月,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宣布: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并于2016年1月正式启动实施。放开二胎后效果显著,2016年全年全国人口出生率同比增长8%,而在部分省市,包括山东,天津,上海,北京等,新生儿同比增长超过17%。

  这对从事幼教行业的红黄蓝无疑是个极大的利好。更加锦上添花的是,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在经过之前两轮审核未通过后,终于在2016年10 月通过了人大常委会的三审,明确了民办教育企业可以选择营利性办学,一举突破了之前“民办教育不得营利,但可以要求合理回报”的软枷锁限制。

  除了二胎和《民促法》的利好之外,“小孩女人宠物男人”的消费升级铁律也让幼教市场闪烁着金子般的光泽。由此,资本开始涌入,像红黄蓝这种已有不小规模的“连锁化”幼教企业受到资本的热烈追逐,甚至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独立幼儿园也都被众多VC/PE“地毯式”拜访过了。

  A股上市公司也没落下。从事显示屏的威创股份从2015年开始在幼教领域连续收购,先后将红缨教育、金色摇篮、艾乐教育等纳入自己旗下,华丽转型;从事玻璃加工的秀强股份也不甘落后,先后完成了全人教育、江苏童梦、培基教育的收购,并准备继续打造连锁幼儿园“航母”。

  红黄蓝在众多连锁幼儿园中,校区数量并非做多,定位也只属于中端,但也攒了不少家底。到了史燕来前往纳斯达克敲钟的2017年,红黄蓝已经拥有直营幼儿园80所,加盟幼儿园175所,亲子园853所,覆盖全国30个省份中的307个城镇,其中直营幼儿园学生人数超过2万人,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幼儿教育服务机构之一。

  红黄蓝上市之后,迅速成为各大证券公司争相推荐的热门标的。除了未来市场空间广阔之外,市场集中度提升也成为另一个看好红黄蓝的理由。中国幼儿园市场高度分散,品牌企业非常少,行业前五名加起来才占总体的2%。拥有品牌知名度和充沛现金的红黄蓝,在史燕来和投资人的眼里,无疑掌握着天时和地利,他们唯一忽略的,可能就是“人和”。

  此次出事的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属于红黄蓝80所直营幼儿园之一,又位于公司北京总部的眼皮子底下,按理说是最不应该出事的地方。除了管理“严格”的直营园,红黄蓝还有175所加盟幼儿园和845家加盟亲子园,这些“非直营”校区的管理,恐怕更令人感到心悸。

  如果仔细拆分红黄蓝的财务报表,一组数据可能更能说明问题:2016年公司加盟亲子园和幼儿园的数量分别为773个和162个,但总加盟费收入仅有1242万美元,简单平均下来每个校区收取加盟费1.3万美元,差不多9万人民币。

  跟想象中不一样的是,红黄蓝并非是一个“暴利”的幼儿园。实际上,红黄蓝在2014年和2015年两年连续亏损,去年才扭亏为盈。2016年收入为1.085亿美元,净利润只有590万美元,净利率只有5.4%。到了2017年上半年,收入增长同比三成达到6434万美元,净利润490万美元,净利率达到了7.6%。

  可能读者对这两个数字没有概念,现在我们根据上市公司并购幼儿园的财务数据,将其他幼儿园的净利润率做了计算。我们无法得知其他幼儿园的管理情况,现在仅从财务角度来做一个对比,请大家务必看仔细了:

  是的,你没有看错,净利率最低也有17%,最高甚至达到73%(一家有4所幼儿园的公司)。这些公司如何才能够获得如此高的利润,我们在此就不做讨论了,但它揭示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幼儿园市场是一个利润丰厚的市场,很好的诠释了“孩子的钱最好赚”这个说法。

  实际上,某些券商给予红黄蓝“买入”评级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它的净利润率跟同行相比太低,“有翻倍空间”,至于这些利润从什么地方来抠,从谁的身上来省,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既能高速扩张,盈利水平又能企及同行,红黄蓝的投资者自然会乐开花。

  最大的不幸者自然是孩子们。2010年有段时间,各地密集发生幼儿园小学砍人事件,之后学校的安保措施纷纷升级,起码在上海这边,幼儿园门口的保安通常都是戴头盔拿钢棍,全副武装。现在防得住外面的歹徒了,却又防不住内部的人渣了。

  在一篇媒体专访中,史燕来回忆起“红黄蓝”这个名字的由来:红色象征妈妈,寓意激情,黄色象征孩子,寓意梦想和未来,蓝色象征爸爸,寓意智慧、信念和包容。不知道在出事的那家幼儿园里,孩子眼里看到的世界,究竟是分开的红黄蓝,还是叠在一起的三种颜色。

  这里用电影《Spotlight》(聚焦)中的一句台词结尾,该片讲述了一帮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揭露天主教会性侵孩子的故事,荣获2016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片中替受害者打官司的律师说了一句话:

  首席品牌官已同步入驻:百度百家、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网易号、搜狐号、新浪财经头条、大鱼号、天天快报、企鹅自媒体、界面等自媒体平台。

Copyright © 2002-2013 巅峰早教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