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心被俘虏

童学馆 2019-03-1661未知admin

  养伤的日子,不好过,静窝的日子更难熬,这让谷燕真想起了五年前的月子里……

  那时候一个人守着襁褓里的婴儿,除了伺候月子的保姆,只有苏瑾时常来看看她,空荡荡的房子里,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很多时候心里很悲凉。

  而现在,说实在的,这伤算不了什么。但斗乌不许她下床,理由是:左臂骨折!!!

  谷燕真很纠结,搞不懂胳膊骨折跟下地活动有半毛钱关系??

  斗乌看着沉默寡言,但谷燕真自知看的透透的,她想:如果连斗乌都算的上君子雅士,那天底下的人多半都是君子雅士的祖宗。

  那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往那一站,一个眼神就能让谷燕真不自觉的服从,等乖乖照做了,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最让谷燕真受不了的,是随时睁开眼,都可能看到身边躺了个人。

  有一次,到了夜里,谷燕真偷偷下床挪到门口,将门反锁,结果躺下后睡的不踏实,猛然睁眼,发现斗乌又躺在她的身边,而且那晚,没人打搅,作为对谷燕真私自下床的惩罚,谷燕真被‘吃’了个干净。

  这几天一直乖乖躺着,就是迫于斗乌的淫威,这下好了,担心的事又发生了。而且,似乎,没有上次那么讨厌了,如果忽略斗乌定义的归属关系,谷燕真心底还是满期待的。

  “下来了?”斗乌自个坐在客厅下棋,看见谷燕真,难道的放下棋子,看着谷燕真道:“过来。”

  谷燕真一愣,本能的抬脚,却又拍着脑袋停住脚,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哼!真是笑话,你让过去就过去?凭什么?”谷燕真看着斗乌一身轻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凭什么斗乌一句话她就要本能的做出反应,而且还是无条件‘服从’!!

  “你的灵魂与身体都是我的,你还是认清现实的好!!”

  谷燕真身子一震,皱眉看着斗乌:“有没有人告诉你有个词形容你非常恰当。”

  “变态,不,不止这些,你还是人面兽心,不可理喻,原始人……”以往谷燕真动怒时,都会直接上手,从来不多费唇舌。

  这是谷燕真第一次激烈的骂人,几乎搜罗了脑子里所有不好的词语,但她眼珠子一转,小嘴一抿,就算是瞪着大眼睛,她小小的动作,怎么看也没有骂人的气氛。

  “哦!原来如此!”斗乌似有回味的样子,还饶有深意的点点头,看的谷燕真一愣一愣的,难道她认为歹毒的词意思颠倒了?“说完了,就过来吧!”

  “不过去……”谷燕真还想说:过去的是傻子。蠢事干上一遍可以认为是无知,两遍暂且认为是疏忽,可要是三遍四遍,就完全是笨蛋,十足的笨蛋。

  可是,上午的轻阳从窗户里照进来,打在斗乌的侧影上,整个人都包裹在阳光下,白色的软料齐扣上衣,被阳光一照,是白的晃眼,整个身体上都罩着一层光晕,渲着一层光圈。

  谁说美丽的仙子只是对仙女的形容!眼前这位如果站在云朵里,一定是最惹眼的一个。

  突然觉得嘴唇痒痒的,下意识的伸舌头舔了一下,触及到不属于自己的异物,谷燕真一个激灵,看清了现状。

  仙子近在寸许,而她就坐在仙子的腿上。她……她是怎么过来的?她刚才做了什么?谷燕真绷紧身子:“你,你想干什么?”

  “我说过要听话,又不乖了。”说着话,斗乌徘徊在谷燕真嘴边的手又轻轻的摩挲几下谷燕真的粉唇。

  “……听话,当然听话……只是,我好想我爷爷,我想回家看看爷爷,你让我回去几天好不好,爷爷从来没见过焱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谷燕真尽量做出小女子的做作姿态,使劲挤着眼睛,寻找着落泪的灵感,声音也是柔柔的,有些生硬的靠在斗乌身上,笑的很别扭。

  斗乌嘴角微扬,环在谷燕真腰上的手指轻轻痒痒的摩挲着谷燕真隔着单衣的肌肤。惹的谷燕真更难放松下来。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不许反悔!……好了,我去收拾一下,回趟家!”谷燕真估做轻松的拍拍斗乌的肩头,心说:既然你这么想当主人,就满足下你的虚荣心。

  起,起不来。想要离开斗乌的怀抱,摆脱这种尴尬的情绪,斗乌却不放手。

  隔着单薄的衣料,谷燕真甚至感觉到就这一会儿工夫,斗乌的身体居然起了变化。意识到这一点,谷燕真面红耳躁,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猛然一挣,谷燕真屁股抬起,想要撤走,却突然被斗乌双手一架,生生的面对斗乌跨坐下去。这下好,原本双腿合拢侧坐在斗乌腿上,现在完全成了非常暧昧的姿势。

  感觉身下触碰到的某物正隔着衣料,抵在腿间的敏感处。谷燕真想死的心都有了,之前再怎么说是关起门,躲在卧室里。

  现在,晴天大白日啊!阳光下,还有随时可能进来的保姆……

  两人穿的都是居家服,质地柔软,衣服底下,有足够的空间任斗乌摸索。这不,他的手已经从谷燕真的衣服下摆探了进去,从腰上的肌肤一点点滑向她光滑的背,再折回去,如此反复,让谷燕真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

  谷燕真已经完全迷在了情事当中,直到身下被填满……谷燕真恍然若醒,眨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双眼微眯的,眼光泛红的斗乌。他真的敢在这里……

  稍一分心,身子被猛然一撞,谷燕真只觉某种痒痒麻麻的极致舒适感瞬间穿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整个身体都软在春水里,完全忘记了阳光正在次咧咧的欣赏着他们的表演。

  整个过程,谷燕真都飘飘忽忽的,没有第一次与斗乌的恐慌,第二次的彷徨,完全进入了类似夫妻本分的状态当中。

  谷燕真搂着斗乌的脖子,将他的唇压在自己的细腻光滑的脖子上,昂着头,大口的喘着气,一声声醉人的声音从她的唇齿间溢出,将轻阳下的客厅渲染一层朦胧。

  然后是一阵踉跄的脚步声,由近到远,渐渐淡去。

  谷燕真被一些列连贯的碰撞声惊醒,她的整个身子都在斗乌的拖力下,上下摆动。

  被撞破了……谷燕真的脸一下子红的像番茄,想要离开抽身,摆脱这种尴尬难堪,可左臂使不上力,光一个右手那里是斗乌的对手。

  况且……随着身下某物的进出,一种若失若得的感觉被放大。理智说:快点停止。心却在每每若失时,想要更多的‘得’。

  刚才应该是保姆吧!可是保姆不是十点半左右才会买菜回来吗?谷燕真眨着迷离的眼睛,看了看客厅里的坐钟,居然……居然真的已经十点半了,也就是说,快一个小时了……

  分心的结果,是被整个转了一圈,受迫半趴在方桌上,打散了桌上的黑白子,散了一地……更重更深的撞击接踵而来,而这些将谷燕真的尴尬羞耻完全撞了个没影儿。

  傍晚,谷燕真躺在室内阳台的藤篮椅上,随着椅子慢慢的晃悠,眼睛一直看着别墅外大门的方向。

  谷晨焱快放学了,还有斗乌……出去三天了,会回来吗?

  谷燕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谁,是儿子,还是…….斗乌。

  两天前她胳膊上的绷带去掉好,那辆奥迪A8报销后,车库里又停了一辆同样的,钥匙就在书房里。其实,谷燕真想要离开,已经是非常轻易就能做到的事了。

  刚才见门神打电话,琢磨着电话那头应该是斗乌吧!早早的坐在可以看到大门的藤篮椅上,看着门外……

  其实这几天她一个人无聊的时候,总会拿本书半躺在这里看书,只是手里的书一直扣在肚子上,一页页没翻。

  斗乌会回来吗?一下午时间了,谷晨焱都快回来了,还是不见斗乌的人影,看来今天斗乌不会回来了。谷燕真心里乱糟糟的,到现在她也确定不了与斗乌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两人之间发生了那么亲密的事,男未婚女未嫁,谷晨焱又难得的喜欢斗乌,这种情况,有些事应该顺利成章才对。

  可是,斗乌多的话什么也没说,他们之间除了肉体的结合,面上依然不冷不淡,忽远忽近,让谷燕真琢磨不透,也理不清楚。

  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汽车的鸣笛声,看看时间,是谷晨焱回来了吧!

  其实,可以离开的,结束这种莫名其妙的生活。什么满山的虎啸狼嚎,原来是野生动物园里的动物,根本造不成威胁。

  要不等会儿吃完饭,就带着儿子走吧!两个门神还挡不了他。自从住在这里,就跟外界失去联系,不知道谷文飞告诉爷爷见到她,会是什么情绪。爷爷会不会特想渐渐谷晨焱呢!

  大门在眼底被打开,一路贯穿着走进五六个人。谷晨焱牵手的那个人不就是斗乌么!!

  谷燕真腾的一下从躺椅上跳起来,扣在怀里的书掉在地上,‘啪’的一声轻响,打断了谷燕真想跑出去的冲动。

  那个天使一样叫青蓉的女子也在其列,今天她穿了一条蓝色的连衣裙,披散着卷卷的长发,远远的看着,更符合天使的形容。与斗乌谷晨焱走在一起,谷燕真看着心里直犯堵。

  一行五六个人,谷燕真眼里只看到这三个,已经忍不住的跑下了楼。

  然后看着客厅的门被推开,谷晨焱看到她,欢快的叫着妈咪跑过来。同行的右玄跟她打了招呼,而斗乌,甚至连看她一眼都没看,就直接走向书房。

  青蓉冲谷燕真微微点了点头,跟着斗乌进了书房,见她那份高不可攀的冷傲气质。谷燕真觉得,青蓉与斗乌才是同类。

  与他们一起的还有暮雪,那个光看侧影后脑勺都让人惊叹的男子。现在就在眼前,肌肤如雪,雌雄莫辩,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谷燕真有些发懵,暮雪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装,淡漠的神情里虽然没有斗乌的冷,但也是生人勿近的品种。

  看着他们一起进了书房,谷燕真突然深刻的感觉到她与斗乌的差异。斗乌的身边全是极品,不仅是长相上,连气质与人相处上,都是别具一格的统一,而她,只是小老百姓。

  被忽略的感觉很憋火,但看到四个极品进书房后,书房门被关上。谷燕真气狠狠的咬咬牙,真想冲进去,跟斗乌撕破脸皮。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谷燕真突然双眉紧蹙,看着紧闭的书房门。

  《恶魔宝宝嚣张妈咪 - 正文 第44章 心被俘虏》全文无弹窗阅读由67书吧书友转载上传,转载至本站是为了宣传《恶魔宝宝嚣张妈咪》让更多读者欣赏。

  恶魔宝宝嚣张妈咪最新章节恶魔宝宝嚣张妈咪全文阅读恶魔宝宝嚣张妈咪txt下载恶魔宝宝嚣张妈咪

Copyright © 2002-2013 巅峰早教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